News Detail Banner
All News & Events

2013年3月:俄羅斯訴訟簡訊

商事訴訟報告


不同國家法院之間的管轄權衝突是全球貿易蓬勃發展的必然結果。這必然導致越來越多的人在不同國家之間選擇訴訟地。然而,有些俄羅斯法院認為,在外國法院訴訟與俄羅斯相關的糾紛對俄羅斯主權構成直接威脅。


背景.  最近,越來越多的俄羅斯商人在外國法院進行訴訟以解決他們之間的糾紛。例如,在2008年到2012年之間,在倫敦進行的與俄羅斯相關的訴訟或仲裁增長了3倍。這包括在倫敦高等法院進行的引人關注的俄羅斯前商業夥伴Boris Berezovsky Roman Abramovich相互起訴的案件。俄羅斯總統普金對此案件發表評論,聲稱Berezovsky Abramovich 應該在俄羅斯法院聚首才對。普金說:“那樣對於他們及我們國家來說更為誠實。錢是在俄羅斯賺的,也在俄羅斯被偷的,他們也應該在這兒分贓才對。”普金總統的評論反應了一種俄羅斯人普遍的情緒,與俄羅斯相關的糾紛就應該在俄羅斯解決,而不應訴諸外國法院。

20125月,來自51個國家超過2000名代表參加了第2屆聖彼德堡國際法律論壇以討論21世紀全球法律政策。論壇討論中的一個核心議題就是由他國法院判決或仲裁裁決對俄羅斯國家主權的可能威脅。俄羅斯聯邦最高商事法院主席安托尼伊萬諾夫(Anton Ivanov)發表了主題演講,公開批評涉及俄羅斯當事人及資產的外國訴訟及仲裁程式。

伊萬諾夫演講的要點. 伊萬諾夫聲明,俄羅斯必須要保護其公民及法人免受外國司法體系的不公待遇。伊萬諾夫還談到了將一項“糾紛”從一個法域“拖拽”到另一個法域的問題,尤其是當事人使用所謂“牽強”的藉口在其偏好的法院獲得管轄權的問題。

作為示例,伊萬諾夫提到倫敦高院近期發出有利於BNP巴黎銀行針對俄羅斯Russian Machines公司的禁令,發出該禁令是用於支持LCIA仲裁案件中的裁決;伊萬諾夫還提到斯德哥爾摩仲裁庭根據德國和前蘇聯雙邊投資條約裁決的損害賠償金,之後在德國執行,導致從前克格勃使用的房地產被充公。伊萬諾夫說這些案例違反了基本人權和自由,尤其是選擇適當法院進行爭端解決的權利。他又補充說,這些判決違反了法律確定原則並破壞了主權豁免。

伊萬諾夫提出系列建議來阻止涉及俄羅斯糾紛時進行訴訟地選擇,這樣才能“捍衛俄羅斯公民及法人的權利,而不會受到外國管轄區的不正當競爭”。這些建議包括賦予俄羅斯法官特殊權力,如果他們認定俄方當事人受到任何不公待遇,可以撤銷外國判決及仲裁裁決的,對那些干預俄羅斯利益的海外勢力採取懲罰性措施,在極端情況下包括禁止其進入俄羅斯甚至凍結那些參與發出不公判決的外國人的資產。伊萬諾夫的建議旨在削弱外國法院受理涉俄案件的動力。該主席補充說,那些懲罰措施則劍指在俄羅斯有辦事處的國際律所,意在打擊其將糾紛訴諸外國法院的積極性,因為可能的財產凍結將直接適用於這些律所。參加同一論壇的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支持伊萬諾夫的建議,聲稱該建議是“解決問題的文明方式”。

後續影響. 伊萬諾夫的建議會如何影響俄羅斯立法及商事法院裁決的走勢仍有待觀察。可能的情況自然是更多的涉俄糾紛會在俄羅斯法院訴訟,而且俄羅斯法院可能會發佈禁令,禁止某些當事人在海外訴訟或仲裁。令人擔憂的是俄羅斯可能會出臺立法阻止任何人在俄境外訴訟涉俄糾紛。

這並非新問題。俄羅斯長期以來都很反感當事人通過國際仲裁來選擇訴訟地的行為,因為這與俄羅斯法院構成競爭。10多年前,俄羅斯法院解決了是否有必要承認仲裁協議的問題。在一此法官培訓會上,一位最高商事法院的法官呼籲:所有的爭端都應該在俄羅斯法院訴訟而無視仲裁條款。有些法官還組件了“反仲裁”團。但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未能改變法律,而俄羅斯各地法院仍然以較為合理的方式對待國際仲裁及其裁決。

伊萬諾夫先生的建議似乎是迎合“反仲裁”情緒的再次抬頭。事實上,早已有確立已久的程式和規則來調和多個法域主權利益的衝突,並可以遏制當事人濫用訴訟地選擇的企圖。這些程式與規則已有數十年的歷史,並且足以規避伊萬諾夫先生所提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