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Detail Banner
All News & Events

2015年1月:歐盟競爭法:最新的發展為民事執行提供更多的機會

商事訴訟報告

競爭法在歐盟國家範圍內的私人執行大量增加,為原告創造了相當多的機會。遍及歐洲的中小型公司也參與到了大型公司發起的與生產和服務有關的程序當中。歐盟委員會和國家競爭法主管機構表現出了調查和起訴違反歐盟競爭法行為的前所未有的意願,伴隨而來的大量認定侵權的決定,為遭受侵權的私人主體行使救濟並在國家法院提起高額的賠償請求提供了充分的“彈藥”。國家法院自己正越來越熟練地管理這類訴訟請求。歐盟最近采納的關於競爭賠償的指令將進壹步強化原告的權利,並加強遍布歐盟各國的私人執行系統。這將使得起訴並取得勝訴更為容易。

該指令反映了強化歐盟和國家機關發起的公共執行與個人和公司發起的私人執行二者之間的紐帶的政策意願。後者包括了“跟隨性”的賠償請求,其允許遭受違反歐盟競爭法侵權的受害者獲得對於其損失的補償。私人的、跟隨性的民事訴訟在歐盟穩步增多。特別地,英國、德國和荷蘭的法院現在頻繁地受理數百萬歐元的訴訟,甚至導致了法院之間的競爭。所有的因素- 法律,經濟和政治- 都暗示著蘊含在私人執行內部的動量將繼續加強。根據歐盟委員會在2014年1月13日發布的競爭政策簡報,卡特爾已經導致了230億歐元的損失,而這些損失本來可以通過私人執行挽回。所有與歐盟有商業往來的公司都應當註意到這些新興的問題和相應的機會。

公共執行
根據歐盟競爭法,歐盟委員會和國家競爭法主管機構可以發起針對違反《歐洲憲章》第101條和第102條的調查和懲罰措施,其將分別地禁止卡特爾、其它阻礙自由競爭的協議和主導地位的濫用。相關競爭法主管機構的執行仍然充當競爭法在歐洲的主要運作體系。其執行的懲罰(包括改正行為和罰款)可以、並且更加的嚴格。例如,在2013年12月,歐盟針對8家參與衍生品利率卡特爾的國際金融組織壹共作出了17億歐元的懲罰。在2014年3月,其針對汽車和貨車軸承生產廠卡特爾行為作出了9.53億美元的懲罰。

私人執行
在壹些著名的案件中(包括CourageManfredi),歐盟法院認可了因違反競爭法行為遭受損失的個人和公司獲得賠償的權利。任何因為違反國家或歐盟競爭法的侵權行為遭受損失的個人或者企業可以提起賠償請求或請求其它國家主管法院根據國家實體和程序法(包括證據開示,訴訟時效,證明責任,因果關系和損害計算)采取的訴前救濟(例如,禁令或公告)。訴訟可以單獨提起,或者作為公共執行的跟隨措施提起。

在單獨提起的訴訟程序中,由於沒有先前由競爭法主管機構認定違反競爭法的決定,原告需要向法院證明相關行為違反競爭法和其遭受的相應損失。在跟隨公共執行提起的訴訟程序中,私人執行發生在競爭法主管機構結束調查並認定相關行為違反競爭法之後。這類跟隨性的訴訟非常獨特,因為原告可以在其提起的民事訴訟中依賴公共執行作出的相關行為違反競爭法的認定從而建立被告的責任。

歐盟關於競爭法損害賠償訴訟的指令
競爭法的私人執行已經在歐盟的法律圖景中變得越來越顯著,其意圖作為壹項補充性的 – 和附加性的 – 針對違反競爭法行為的措施。特別地,跟隨性賠償請求是私人執行的壹個重要組成部分,因為它為原告獲取賠償提供了有效的和相對低風險的路徑。雖然相當大壹部分這類案件在歐盟的各個國家法院被提起,而且這類案件的數量仍會繼續增多,但對可行措施的不熟悉和該領域司法實踐的相對缺乏,使得相對少的公司通過這類措施尋求他們本應獲得的救濟。歐盟成員國之間相關規則的不壹致也是壹個因素。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在2014年11月10日,歐盟部長理事會采納了歐盟委員會壹項關於競爭法損害賠償訴訟指令的提議。這項指令旨在使得歐盟競爭法法規執行更為有效,尤其是通過掃清現實障礙幫助個人和公司請求賠償,如果他們因為違反競爭法的行為遭受了損失。特別地,指令旨在通過提供損害推定和提供更充裕的起訴時間,幫助原告更好地獲取證明損害的證據。歐盟成員國將有兩年時間將該指令實施在國家法律當中。

指令- 核心條款
指令規定任何因為違反競爭法行為遭受損失的人都有權請求全額賠償;這意味著,受到損害的當事人將會被還原到侵權行為發生之前的狀態 – 相當賠償實際損害、利益損失和利息。即使全額賠償的法律原則就其表面來看是直觀合理的,但是由違反競爭法行為導致的損害的計算非常復雜,其在任何壹個損害賠償訴訟中都是高度爭議的問題。

指令同時施加了壹項推定,即推定卡特爾會造成損害,這壹推定與認為90%的卡特爾都會導致價格上升的經濟學證據保持壹致。該推斷顛覆 了通常的實踐,把責任直接施加在了被告身上,讓被告去反駁該推定。這壹損害推定同樣適於到非直接買方,因為它同樣推定損害會間接地施加到這些非直接買方身上。另外,該指令還使得國家法院有權根據國家程序評估損害的數額,因為壹般情形況下原告非常難基於證據準確證明損害的數額。評估損害的協助還可以向國家競爭法主管機構獲取。

更進壹步地,指令規定,國家競爭法主管機構、法院或歐盟委員會對於競爭法違反行為的認定,根據TFEU第101條和102條或相關國家競爭法,在私人損害賠償訴訟中是不可辯駁的證據。這壹至關重要的理念,已經在多個歐盟成員國(包括英國和德國)的觀點中反映,確保了當事人在歐盟國家法院訴訟的權利,基於成員國法院受到競爭法主管機構決定的約束這壹事實。在其它成員國的法院,決定會作為認定侵權的初步證據。這將給予原告在管轄法院上更多的選擇。

指令還為文件證據開示開辟了道路,使得原告在私人訴訟中從被告、第三方和相關競爭法權力機構身上獲取文件證據更為容易。盡管存在相應的限制,例如比例性原則和確保監管執行程序完成前受到保護的原則等。

另外,指令還規定,損害賠償訴訟的訴訟時效為5年,起算點不早於侵權行為結束之後,起始於原告知道或可以合理地期待自己知道侵權行為、損害和侵權人的身份。同時,它還規定,如果競爭法主管機構以調查或與私人損害賠償訴訟相關的程序為目的采取行動,那麽訴訟時效將中止計算,並最早在競爭法主管機構作出侵權結論的壹年以後或者相關程序終止之後開始恢復計算。

綜上,這些強化的權利將實質性地增強原告根據歐盟競爭法在歐盟範圍的國家法院提起訴訟的能力;特別當這些訴訟在競爭法主管機構作出最終侵權認定之後提起。

國家法律的同步發展
直到每個成員國采納該指令之前,目前生效的國內法和司法先例將繼續決定個人在私人損害賠償訴訟當中的相關權利。歐盟司法轄區內壹個成員國的立法者們已經進行相關立法去為競爭法民事訴訟提供堅實的框架(特別是跟隨性損害賠償訴訟)。

隨著最近歐盟委員會幫助損害賠償訴訟的舉措,跟隨性民事訴訟的案件數量大幅飆升。近期壹些來自德國、英國和荷蘭的舉措表明國家法院如何繼續發展與私人訴訟相關的法律。例如,在德國,修改後的《德國限制競爭法》(GWB)通過協助律師訴訟和調查強化了德國的私人執行。類似地,英國2002年的《企業法》通過明確地承認針對違反競爭法行為提起損害賠償請求的權利為競爭法訴訟提供了支持,同時,賦予特別法庭審理和裁定私人競爭法訴訟的權力。其它的發展繼續在歐洲範圍內進行。

德國
德國競爭法已經很大程度地遵守了指令中的強制性規定:競爭法違法行為當中的受害者根據Sec. 33 GWB享受請求全額賠償的權利。違反國家或歐盟競爭法是壹項核心的必要條件,因此,歐盟委員會的最終決定、德國聯邦卡特爾辦公室的決定或歐盟任何壹個其它成員國競爭法主管機構的決定都將對德國國家法院產生約束力。更進壹步地,侵權人必須故意或過失地(mens rea)違反競爭法,同時,損害必須由侵權人的(故意或過失的)違反競爭法的行為導致(causation)。

Sec. 33 GWB 僅僅對企業適用;董事會或經理人的個人責任仍然是高度爭議的問題。然而,在Dornbracht v. reuter.de案中,德國聯邦最高法院認為 – 至少 – 首席執行官可以根據德國民法典Sec. 830 para. 2 ,以競爭法違反行為的煽動者或參與者的身份承擔個人責任。最近的壹個例子是,Deutsche Bahn 的貨運部門在科隆區域法院發起了壹項跟隨性的訴訟程序,向13家航運公司請求潛在的超過12億歐元的損害賠償,包括Air Canada, Air France-KLM, British Airways, Cathay Pacific, Lufthansa 和Qantas。訴訟的導火索是歐盟的調查和其於2010年的針對對航空貨運公司影響貨運服務的卡特爾行為作出的數額總計8億歐元的處罰決定。委員會調查發現這些航空公司之間達成了在六年之內保持空運費用高漲的協議。

英國
眾所周知,英國是跟隨性競爭法訴訟的受理區域,因為它為原告尋求救濟提供了有利的程序措施 – 這些措施賦予的權利甚至超過了指令規定的範圍。同時,英國法院在受理這類訴訟上擁有非常寬泛的自由裁量權。特別地,1998年競爭法S. 47A允許受到損害的原告在競爭法上訴法庭(CAT)這壹專門的司法機構提起損害賠償訴訟 。許多基於壹項法律強制義務的違背跟隨性訴訟也在英國高等法院被提起;該義務的界定參考了UK和EU競爭法的相關條文。許多決定已經表明英國法院具有處理這些案件的高度意願,和證明英國法院對這些案件擁有管轄權的容易程度。英國政府還公布了2014年《消費者權利法案》,該法案包含了修改1998年《競爭法》和2002年《企業法》的條款,並規定了CAT是英國受理私人執行訴訟的主要管轄機構,也使得原告更容易提起訴訟。另外,該法案還引入了壹項如果某主體不聲明退出則推定自動參加的集團訴訟體系(遵循了美國集團訴訟的實踐),這壹體系使得壹項訴訟可以代表所有英國卡特爾商品和服務的消費者提起。

私人訴訟的訴訟時效是壹個棘手的問題。1980年《訴訟時效法》要求訴訟必須在訴訟事由發生後的6年之內向高等法院提起,或侵權決定最終生效的2年之內根據S. 47A向CAT 提起。今年年初,最高法院在Deutsche Bahn v Morgan Crucible壹案中確認,對於根據CAT針對壹個被歐盟認定參與違法卡特爾且不對該決定提起上訴的當事人提起的訴訟,其訴訟時效由決定作出後歐盟法院認定當事人不對該決定提起上訴之日開始起算;隨後,英國高等法院在Arcadia v Visa案中,駁回了原告的最早可以溯回至1977年的大部分訴訟請求,該請求被認為根據1980年《訴訟時效法》超過了訴訟時效。該案涉及了被稱為施加在借記卡和信用卡交易上的“多邊交錯費用”這壹概念,原告(壹個英國主要零售商集體)指稱,這些費用非法地限制了競爭,並導致了高價格。相關地,不像大多數卡特爾,這些協議並不保密。法院認為,最遲至少在2006年之前,基於委員會和英國競爭法主管機構發布的與其各自調查相關的決定、通知和出版物上的信息,零售商已經擁有足夠多的信息去充分地提起壹項訴訟請求。法院這壹認定這使得訴訟請求的數額減少了近5億英鎊。

這些決定的效果被與CAT訴訟時效保持壹致的《消費者權利法案》稀釋了,《消費者權利法案》規定在高等法院提起訴訟的訴訟時效是6年。它也將會進壹步被指令稀釋,指令規定(至少長達5年的)訴訟時效在競爭法主管機構開始針對侵權行為進行調查的壹刻起中止計算,直到認定侵權行為的決定最終生效的壹年之後恢復計算。有趣的是,盡管Arcadia案的法院考慮了即將生效的指令,但它依然拒絕采納與其壹致的觀點,因為指令本身規定在國家立法使得指令生效之前,指令對相關的訴訟並不適用。

在指令於英國生效之前,Arcadia 案的決定依舊是當下生效的法律。它對於其它未決的訴訟的影響力有待繼續觀察,因為大多數卡特爾都是保密的,在壹個競爭法主管機構作出相關決定之前,大多數原告都不具備使得訴訟時效開始計算的認知條件。然而,Arcadia 案可能主要會發生在多個英國萬事達卡零售商和VISA卡零售商之間的相關訴訟上,這些訴訟都是基於2007年委員會的壹項決定提起的,這項決定認定施加在萬事達借記卡和信用卡交易上的交叉性費用非法地限制了競爭並導致了高價格。委員會的決定在2014年9月11日被歐盟法院確認。

在另壹個涉及大量承運商(包括許多知名的全球公司)的頗具爭議的案件(Emerald Supplies v British Airways)當中,原告針對壹個涉及British Airways 的空運卡特爾請求損害賠償。該訴訟涉及了壹部分基於2007年委員會壹項決定的跟隨性訴訟,這項決定給11家違反競爭法的航空公司壹共施加了7.99億歐元的懲罰。委員會經調查發現,被懲罰的承運人之間簽署了壹項關於貨運定價的違法協議。除了他們的跟隨性訴訟之外,原告還提起了壹項新穎的訴訟請求,請求指稱這些航運公司非法地串謀通過“不合法手段” 損害原告的利益,原告還請求公布委員會的決定。根據原告的指控,這些“不合法手段”包括了“外國不合法手段”,它指的是違反外國競爭法的行為和外國法下的欺詐行為。通過提起這壹指控“不合法行為”的 侵權訴訟請求,原告正通過尋求拓展英國法院的管轄權進壹步考慮外國公司基於違反外國競爭法的請求。British Airways 請求法院駁回這些寬泛的“串謀指控”並把訴訟限制在英國法之下。在10月份,通過兩項獨立的命令,法院裁決British Airways關於駁回原告訴訟的請求不能成立,認為其無法通過壹項簡易判決來解決這壹問題。在另壹項於同壹天作出的決定中,法院作出了壹項要求British Airways 向壹個保密範圍之內的特定律師完整地、無保留地披露委員會決定的命令。這項決定在委員會決定的7年之後作出,該決定並不對外公開。這是第壹次法院在決定向公眾公開之前要求披露委員會的決定,它同樣也是第壹次法院要求完整無保留地披露壹項決定。航運公司已經對後壹項命令提出上訴,上訴法院極有可能支持了原告獲取這些保密材料(包括赦免材料)的請求。

荷蘭 
在壹個爭議性極高的案件當中(TenneT v. ABB),Arnhem-Leeuwarden 上訴法院於2014年9月2日作出判決,確認了荷蘭法下的“轉移”辯護的可行性;在這種辯護下,被告指稱原告並未遭受任何損失,因為損失已經被轉移到了其它地方,例如,通過價格調整,轉移到了原告的消費者身上。盡管關於這壹問題的判例法已經存在於包括法國和德國在內的多個國家中,該判決仍然是第壹個在荷蘭關於該問題的官方判決。

未來的趨勢?
競爭法的私人執行不久前在歐洲開始出現,目前已經盛行,其為公司請求數額極大的損害賠償提供了許多機會。指令將進壹步強化歐盟競爭法,為受害人針對違反競爭法的行為提起民事訴訟提供前所未有的救濟措施。該領域私人執行的終極武器 – 集團訴訟 – 其可行性仍然有待決定,盡管英國目前由於引進將在2015年年底生效的“不退出則自動參與”的集團訴訟制度仍處於領先位置。

競爭法領域的集體救濟制度已經很明顯存在於委員會的議程之上。其於2005年已經開始討論相關的事宜。在2012年2月2日,歐洲議會采納了壹項名為“通往壹項在歐盟融貫壹致的集體救濟制度”的決議。在委員會2013年的提議中,委員會建議於2015年7月26日 實施集體救濟制度。盡管該提議並不具備法律強制約束力,但委員會提到它將會評估集體救濟在成員國的地位,如果合適,則於2017年提起進壹步舉措。這壹緊湊的議程讓觀察者相信,目前這壹提議僅僅是過渡性的步驟。十有八九,壹項更為深遠的法律舉措將會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