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Detail Banner
All News & Events

2013年12月: 俄羅斯訴訟簡訊

商事訴訟報告


俄羅斯法院與禁訴令。一年多前,俄羅斯最高仲裁法院主席Anton Ivanov公開批評外國法院簽發的禁訴令(anti-suit injunctions),稱其對俄羅斯法院產生的負面影響是典型的法律制度之間的“不正當競爭” 。在這一背景下考量俄羅斯判例法對外國簽發禁訴令的態度以及從俄羅斯法院取得類似禁令的方法就顯得十分有趣。

俄羅斯判例法下的外國禁訴令。起初,俄羅斯法院對外國法院簽發的禁訴令一直充滿敵意。在Roust Holdings Ltd. v. Cetelem SA(2005年)一案中,俄羅斯法院裁定德領數據(Cetelem SA) 為支持國際商會(ICC)在倫敦簽發的一項禁令而取得的英國禁訴令違反司法保護製度下的憲法權利,因此在俄羅斯境內不具有強制約束力。法院要求當事人在俄羅斯進行訴訟程序,並表明任何違反該要求的行為都將被視為蔑視法庭。此後不久,雙方當事人達成和解。

隨後,俄羅斯法院對外國禁訴令的態度趨於平和。在JFC Group Ltd. v. Star Reefers Pool Inc.(2010年)一案中,JFC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JFC”)根據由英國高等法院簽發的禁訴令向法院遞交動議,要求中止在俄羅斯法院的訴訟程序。法院批准了這項動議,並要求JFC在該項禁訴令發生變更時對俄羅斯法院作出通知。有趣的是,當JFC在一年後通知俄法院該項禁訴令仍有效時,俄羅斯法院這次裁定恢復相關訴訟程序,重新開始就案件事實進行審理—儘管JFC由於該項禁訴令而無法參與後續的訴訟程序。

在Ingosstrakh Investments v. BNP Paribas SA and OJSC Russian Machines一案中,俄羅斯法院對外國禁訴令採取了較為平和的措施。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在倫敦仲裁院針對俄羅斯寡頭Oleg Deripaska旗下的俄羅斯機械公司(OJSC Russian Machines)提起仲裁,主張強制執行一項由俄羅斯機械向巴黎銀行出具的擔保。隨後,俄羅斯機械的一位小股東在其信託託管人Ingosstrakh Investments代表下,在俄法院向巴黎銀行及俄羅斯機械提起訴訟,主張該項擔保無效。巴黎銀行則取得禁訴令,禁止俄羅斯機械及Ingosstrakh Investments在俄羅斯法院進行訴訟。在該禁訴令正式簽發前,俄法院已對該案作出判決,裁定該項擔保有效;同時Ingosstrakh Investments也已針對該項判決提出上訴。基於以上情況,Ingosstrakh Investments及俄羅斯機械向俄羅斯上訴法院提請進行缺席審理,即在其缺席的情況下對該項擔保的有效性予以確認。被上訴方則向法院請求撤銷原判。在上訴聽證會上,巴黎銀行嘗試根據一項有效臨時救濟令對俄法院的管轄權提出異議。俄上訴法院駁回了巴黎銀行提出的質疑,並在僅有巴黎銀行出庭的情況下繼續審理程度,最終對擔保的有效性予以確認。

2013年1月9日,俄羅斯聯邦最高仲裁法院主席團(“主席團”)簽發了一項關於涉及外國當事人訴訟案件的法院實務說明。巴黎銀行案則是該項說明的依據及基礎。主席團認為“對俄羅斯法院有權管轄、審理的案件,外國法院簽發的禁訴令無權禁止俄法院對案件進行審理。”

主席團得出關鍵結論如下:
• 國家之間應平等並享有各自主權,一國法院無權對其他國家法院作出強制性限制;
• 外國法院簽發的禁訴令無權禁止俄羅斯法院審理相關案件,也不會在俄羅斯境內具有其他法律效果;以及
• 但禁訴令對訴訟當事人具有約束力,當事人應考量不遵守禁訴令可能承擔的風險及相關法律後果。

同時,最高仲裁法院並未對俄羅斯法院簽發禁訴令作出明確表態。以下我們將就此予以探討。

俄羅斯法院簽發的禁訴令。俄羅斯法並未對禁訴令作出任何明確規定。但俄羅斯法院在滿足以下條件的情況下,有權批准強制性救濟措施:
• 臨時救濟措施申請人提交的申請與訴訟標的有關或相當於訴訟標的;
• 如申請人未獲得臨時救濟,則將妨礙未來判決執行或導致未來判決無法執行,或有可能對申請人造成重大損失。

目前,俄羅斯訴訟程序中也已開始出現禁訴令申請。 2012年8月,俄羅斯市仲裁法院對一項在Novolipetsk冶金廠(Novolipetsk Metallurgical Plant)與Nikolay Maximov先生及其擁有的JSC Maxi-Group之間的訴訟案件中提出的禁訴令申請作出裁定。法院駁回了禁訴令申請,裁定該申請與訴訟標的無關,同時,駁回當事人的申請不會妨礙未來判決的執行。儘管法院以法定理由駁回了該申請,但作為法律原則問題,法院並就俄法院簽發禁訴令的權力作出任何裁定。

總之,自2013年7月9日起,主席團已就應如何處理外國禁訴令問題對俄法院給予指導意見。該指導意見的實際效果還有待時間證明。與此同時,其他當事人也將試圖向俄羅斯法院申請取得禁訴令。俄法院是否會批准他們的申請仍有待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