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Detail Banner
All News & Events

2013年12月:日本訴訟簡訊

商事訴訟報告


日本政府加強內幕交易相關法規。 2013年6月12日,日本國會通過《日本金融工具及交易法》的修改法案,該修改方案的內容包括加強多項有關內幕交易的法律規定。其中一項有關限制第三方使用未公開信息的新法規較為引人注目。具體而言,根據新法規,公司內部人士,如上市公司的高管或僱員、或主承銷商在其職責範圍內獲知的有關某上市公司的重大事實不得向第三方披露,亦不得勸誘第三方以促進該第三方獲利為目的獲取未公開信息。與以往保護第三方的法規不同,這項新規定的主要目的在於禁止向第三方進行不當信息披露的行為、確保證券市場的公平、合理。於是,即便勸誘第三方獲取的信息不涉及年內幕信息亦為新法規禁止的行為。如第三方確實依據內幕信息完成了某筆交易,為其提供信息或勸誘該第三方獲取信息的當事人將面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和/或最高不超過五百萬日元的罰金(約為五萬美元)和/或其它罰款。同時,有罪當事人的姓名/名稱也將被予公開。此外,如某公司的高管或僱員在其職責範圍內違反這項新法規,則其所在公司也將承擔法律責任。這項修改法案將於2014年6月19日正式生效。

知識產權高等法院擴大對非實施專利持有人(Non-Practicing Patent Holder)的救濟措施。 2013年2月1日,日本知識產權高等法院(“知產高院”)大合議庭正式作出有關擴大《日本專利法》第102條第(2)款(“第102條第(2)款” )的判決。該法條主要適用於在日本境內未實施其專利的機構組織。根據第102條第(2)款的規定,專利侵權賠償金的推定損害賠償數額應為侵權人實施侵權行為所獲收益的數額。眾多下級法院、包括在知產高院審理的這起上訴案件中作出一審判決的東京地區法院都認為根據第102條第(2)款的規定,推定損害賠償數額僅適用於已實施其發明專利的專利持有人。但知產高院卻推翻了東京地區法院的一審判決,裁定第102條第(2)款所規定的推定損害賠償並未要求專利持有人切實實施其專利。知產高院認為,凡是出現侵權行為對專利持有人的專利獲益能力造成損害的情況,專利持有人就有權依據第102條第(2)款向侵權人主張損害賠償。在該案中,知產高院最終認定,儘管涉案英國公司未在日本境內實施專利,但確有通過分銷商進行實際銷售,因此應獲得相應的損害賠償。

引入“日本集體訴訟”的新法案獲日本內閣批准。 2013年4月19日,日本內閣通過了一項有關確認消費者就其損失主張集體賠償特別民事訴訟程序的新法案,該法案也已提交日本眾議院審議。由於這項法案將進一步進入日本式有限集體訴訟,日本學者及法律實務界都對此法案抱持極大興趣及密切關注。日本國會將於10月中旬就這項法案進行審議及評估。該法案允許特定具資質消費者組織(Specified Qualified Consumer Organizations,以下簡稱“SQCO”,是指一類特殊的具資質消費者組織)——消費者團體須滿足一定人數要求才能被認定為SQCO——代表一定數量的個人,根據某項消費者契約主張某類賠償或尋求恢復原狀。消費者契約是指個體消費者與商業經營者之間簽訂的合同,但不包括勞動合同。這項製度由兩個階段構成:第一階段,SQCO應向法院提起確認之訴,主張商業經營者未向眾多根據消費者契約、以相同事實及法律依據主張賠償的消費者履行金錢債務;第二階段,在原告選擇加入該集體訴訟的情況下,法院應對個體消費者權利主張的有效性及數量進行評估。法院在這一階段所作裁定將同樣適用於為參與第一階段的SQCO以避免出現“同案多訴”的情況。間接損害、利益損失、人身傷害、疼痛及痛苦都已被直截了當地排除在這項集體訴訟制度之外。

日本經濟貿易產業省(MEIT)對其頒布的《電子商務與信息產權交易說明性指導意見》(Interpretative Guidelines on Electronic Commerce and Information Property Trading)作出修改。 2013年9月6日,日本經濟貿易產業省(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MEIT”)對其頒布的有關電子商務及信息產權交易的指導意見作出修改。該指導意見最初於2002年頒布,旨在歷清與電子商務及信息交易有關的法律適用問題。此次對這份不具法律強制力的《指導意見》所作修改如下:(1) 將日本最高法院在2012年針對形象權所作判決(該判決對形象權及不當使用肖像行為作出了更詳細的定義)納入《指導意見》;(2) 根據知識產權高等法院在2012年所作裁決,明確當網站出售的產品對第三方商標構成侵權時,該網絡賣家(網上商城)可能會承擔相應的商標侵權責任;及(3) 對版權保護的範圍以及非法下載的刑事責任作出了更為清晰的界定。以上所有修改內容一方面是為與最新的法院判決及法律法規的內容保持一致,同時由於該《指導意見》被日本法律界廣泛應用,因此也被視為是MEIT的一項重大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