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Detail Banner
All News & Events

文章:2018年4月:昆鷹獲得法院禁止華為在中國對三星強制執行禁令的裁定

商事訴訟報告

在Huawei Technologies, Co., et al. v. Samsung Electronics Co., et al., Case No. 3:16-cv-02787 (N.D. Cal. Apr. 13, 2018)案中,William H. Orrick法官頒布了一項禁訴令,禁止華為對我們的客戶三星強制執行中國法院頒布的兩項禁令。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三星侵犯了華為聲稱的兩項可能對4G LTE標準至關重要的中國專利(「標準必要專利」),並禁止三星在中國的任何地方生產或銷售其4G LTE智能手機。鑒於華為和三星都要求加州北區法院基於對他們的競爭對手違反FRAND合同的訴請裁定任一方是否有權對他們的3G和4G標準必要專利實施禁令救濟,Orrick法官得出的結論是,若強制執行深圳法院的禁令,則可能使他正在處理的這項訴訟毫無意義,並且會對三星的中國業務造成嚴重損害。

 

背景

 

三星和華為都擁有自己的全球性4G LTE標準必要專利組合,並同意基於公平、合理及非歧視(「FRAND」)的條款和條件,雙方具有向對方進行專利許可的合同義務。2011年,雙方開始討論就其各自的專利組合進行交叉許可,但對於該許可的範圍和潛在條款沒有達成一致。2016年5月24日,當時談判還在進行中,華為於加州北區聯邦地區法院起訴三星,稱三星侵犯了11項標準必要專利,違背了合同中的FRAND承諾,並要求設置全球FRAND交叉許可的條款和條件。華為還請求法院限制三星在全球任何地方尋求對其標準必要專利的禁令保護。三星進行了答辯並提起反訴,其訴訟請求包括對其自有的標準必要專利的侵權以及同樣的FRAND合同違約,並請求限制華為對其標準必要專利尋求禁令保護。

 

一天後,在沒有警示三星的情況下,華為在中國提起了11件獨立訴訟,其中10件是在華為所在地深圳的法院提起的,有8件僅僅是針對所謂的對華為標準必要專利的侵權而尋求的禁令保護。深圳法院於2018年1月11日就其中的兩個標準必要專利案件頒布了禁令。2月1日,三星在加州提起禁訴令,以禁止華為強制執行深圳法院的禁令。

 

微軟訴摩托羅拉

 

在處理三星動議的實體問題之前,法院總結了聯邦第九巡回法院就Microsoft Corp. v. Motorola, Inc., 696 F.3d 872 (9th Cir. 2012)一案的判決,並加以適用。在該案中,微軟根據視頻編碼標準必要專利的FRAND許可條款在華盛頓西區法院針對摩托羅拉提起了FRAND合同違約之訴,隨後於摩托羅拉在德國就同一專利組合取得禁令的同時取得了禁訴令。

 

Gallo分析

 

Orrick法官在本案所作的裁定中全程參照微軟案,其認定所適用的聯邦第九巡回法院Gallo測試下的所有因素都支持三星。 Gallo測試著眼於(1)兩個訴訟中的當事人及爭點是否相同,及美國訴訟是否會處理外國訴訟; (2)任何Unterweser因素是否適用; (3)對國際禮讓的影響是否可以容忍。

 

就當事人實質上相同這一點,雙方沒有爭議。三星認為美國訴訟主張之上的「合同保護傘」將必然會導致法院須處理華為是否可以在中國強制執行禁令的問題,這一點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三星進一步主張,本案符合第一個Unterweser因素,即違反美國公共政策,這一點也得到了法院的支持。法院認為其「首先確定禁令救濟適當性的能力」遭到了威脅,因為其之後或許會得出與深圳法院裁定相反的結論,即認為華為無權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尋求禁令救濟。因此,法院認同三星將面臨全球性的迫在眉睫的商業危機,並且若深圳裁定得到執行,三星可能會被迫接受華為要求的任何版稅條款。

 

至於最後一個因素即禮讓,法院認為準予禁訴令對禮讓產生的影響「微不足道」,因為該爭議首先是在加州提起的,而且禁令範圍狹窄,其只是禁止華為在「估計持續時間不超過六個月」的一段時期內就兩項專利實施禁令性救濟。

 

結論

 

法院批准了三星的動議,原文是:「三星所申請的禁止華為執行深圳法院禁令的動議得到批准。在本院得以就華為在先於中國訴訟提起的本訴訟中所提出的違約主張作出判決之前,華為不得尋求執行這些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