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able Victories Detail Banner
All Notable Victories

勝訴:2016年7月:公益性移民訴訟勝利

七月 2016

Andre Mulder通過被美國公民收養而來到美國,並在美國有合法永久居留權。他出生在巴西,在童年時被遺棄。在流浪聖保羅的街頭一段時間後,他被巴西警方送到孤兒院,在那裡度過了幾年,但卻受到其他孩子和孤兒院的管理員的虐待。幸運的是,Andre 被一名美國女士收養,他跟隨了那位女士搬到了美國,隨後在底特律的密西根城市長大。由於童年的殘酷遭遇,他遭受了永久性且致其有嚴重精神障礙的腦部創傷,這使得他僅有56的智力商數,相當於一個八歲的兒童,他無法讀寫,也沒有完成中學十年級後的任何特殊教育。

2015年年中,他的一次輕罪判定(按照密西根的刑法被上升到重罪)引發了驅逐程式。由於Andre當時無法負擔律師費用,而移民法院沒有免費律師的權利保障,因此他代表自己出庭。開審時,移民法院的法官認定他有足夠的智力來代表自己,由此未採取精神缺陷的被告應享有的特別程式保護。根據那次審理的結果,移民法官下令將Andre驅逐回巴西,這是一個他已經不記得的國家,而他連說葡萄牙語的能力也不具備。

昆鷹收到了一家非營利移民權利組織的求助,該組織那時正在尋找律師來代理Andre上訴到移民上訴委員會(BIA)的案件。我所說服移民上訴委員會取消了Andre的驅逐令,並將該案件送回重審其智力問題及驅逐是否合法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