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able Victories Detail Banner
All Notable Victories

勝利:2016年8月:刑事勝利

八月 2016

我所在休士頓對一項聯邦反洗錢的控告獲得了終局性的訴訟駁回決定,原因是能說服法院同意司法部對訴訟時效的解釋存在致命缺陷。

大多數聯邦罪名的一般性訴訟時效為“五年”:“不得對任何人追究刑事責任 …… 除非大陪審團控告狀或檢察官控告狀在犯罪行為發生之日起五年內提交”18 U.S.C. § 3282。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要求重罪案訴訟由大陪審團控告狀發起。然而,如果司法部先在五年內提交檢察官控告狀,然後在五年剛過後再提交大陪審團控告狀,這樣是否能滿足訴訟時效要求?昆鷹向法院申請駁回這樣提交的大陪審團控告狀,一家休士頓的聯邦法院判決大陪審團的控告狀必須在訴訟時效屆滿前提交。該案件為United States v. Sharma, No. 4:14-cr-00061 (S.D. Tex.) ,並由我所休士頓辦公室辦理。

該解釋問題從未在第五巡迴上訴法院出現,所以政府引用了一個第七巡迴上訴法院的判決,這一判決被地區法院強烈批評。休士頓的肯尼士·霍伊特(Kenneth Hoyt)法官決定“在看似允許政府在訴訟時效期快屆滿前‘隨便’提交檢察官控告狀來延長立案期間的問題上,我院與第七巡迴上訴法院存在分歧”。除非被告按聯邦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放棄大陪審團控告狀的權利,政府不得通過提交檢察官控告狀發起重罪訴訟。

在這一項勝利之前,昆鷹休士頓白領犯罪辯護團隊已經進行了六個月的出色工作。首先,昆鷹代理了Khosrow Afghahi,Afghahi於2016年1月在美國伊朗針對制裁的談判中獲得了總統豁免,因而所有對他的指控被駁回。其次,昆鷹率領了Bob Kaluza的辯護團隊,Kaluza是一名被聲稱導致深水地平線爆炸的BP工程師,以“過失致人死亡”、“輕率致人死亡”和“過失導致石油污染”被控告。經過幾年的辯論,所有22個致人死亡的指控被駁回,留下進入審判的只有石油污染的指控。在今年2月的審理中,陪審團在我所做辯論終結後很快就宣告他無罪。這是證明他完全無責任的最後步驟。第三,昆鷹在今年5月19日宣告了在Sharma案中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