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Strategy in High Profile Litigation

簡介 打印

重大訴訟案件極有可能被政治化,並引起媒體的強烈關注。公開聲明、法院卷宗及證人證詞不僅有可能會干擾潛在陪審團及政府官員的判斷,也會影響投資人和分析師的決策,同時對雙方就爭議問題達成和解及當事人的其他商業經營目標也會造成明顯的重大影響。在很多我們專長於代理的這類“孤注一擲”型訴訟案件中,在公眾輿論的“法庭”取得勝利不僅有助於在真正的法庭上勝訴,也與在法庭上獲得勝訴同等重要。

我們以及我們的客戶的經驗證明,在不參與訴訟團隊組成、沒有訴訟團隊成員指導的情況下能積極有效地處理複雜訴訟法律糾紛的公關公司極為少有。能否居中有效協調是處理這類問題的關鍵。公司法律顧問或者外部公關公司如果不與訴訟律師團隊進行密切溝通而獨立操作,就會遇到麻煩,可能會出現與訴訟策略或法院規定不一致甚至相衝突的錯誤做法。

我們則另闢蹊徑。我們的訴訟團隊熟悉法庭程序,其訴訟策略受到律師客戶保密特權的保護,並且擁有與媒體和公關專業人員溝通的長期經驗。因此,我們得以在公眾輿論的法庭和真實法庭之間建立至關重要的環節。同時,我們也能夠幫助公司內部的法務部與外部公關公司更有效地運作。我們會確保公關人員不會損害整體團隊為訴訟所作的努力。我們會著手起草重要聲明,斟酌對主要爭議問題的表達方式,以律師的身份為媒體提供專業知識,適時發表合理的評論,向公司高管匯報案情並協助他們準備既能在法庭上說服陪審員又能說服眾多投資者的公開聲明及出庭證詞。

法官們都會閱讀與案件有關的報導。他們對媒體報導已經越來越敏感,對明顯是“公關代寫的通稿”也越來越反感,就更不用說對花錢聘請公關的公司會有多方案了。公關公司對其他行業行之有效的那些公關策略一旦運用到訴訟領域往往風險重重。我們則能規避這類風險。我們了解如何應對爭議。我們會同時關注訴訟的目的及客戶的商業目標。我們在這一方面擁有得天獨厚的經驗和技巧。同時,我們也會與客戶已經聘請的公關顧問有效合作,而後者通常會對我們給出的建議予以接受並充分信賴。

在有些情況下,無論客戶是否發表公開評論,記者都會就案件進行報導,而這時有些律師對媒體三緘其口並迴避記者的鏡頭,就會錯失良機。我們則與之不同,我們則會在確保溝通口徑前後一致後發表適當評論。我們當然樂見勝訴-這也是我們的特長;但如果訴訟的結果可能優劣參半,或者我們在不同階段有勝有負,那溝通就會顯得極為關鍵。我們非常了解應該如何險胜對方,而不是因為一時疏忽而失去優勢。

昆鷹擁有一批既具備處理重大訴訟案件能力,又在協調訴訟與傳媒策略方面有豐富經驗的律師。我們不僅有能力隨時為當事人提供處理危機的策略諮詢,同時也會為當事人提供避免危機發生的意見和建議。在培訓公司首席執行官及高層管理人員對外發表公開聲明、處理政府調查、指導公關人員及顧問方面有著數十年的豐富經驗,同時我們也非常擅長積極與媒體接觸,並以支持及保護客戶法律及商業利益的方式付出政治努力。此外,基於我們律師的身份,我們會在與法律意見的框架下提供公關建議,同時我們與客戶之間溝通的內容也受到律師-客戶保密特權的保護。

我們在重大訴訟案件媒體關係業務領域的主要負責人是Susan Estrich。 Susan Estrich 曾擔任過政治競選總監、電視直播評論員(包括福克斯新聞頻道(Fox News)、美國廣播(ABC)、全國廣播(NBC)、哥倫比亞廣播(CBS)以及CNN頻道等)、多家報刊的專欄作家(包括《今日美國》、《洛杉磯時報》以及《美國律師》在內的100多家報紙及刊物),在政治及傳媒領域有著數十年的豐富經驗;同時,她也是非常著名的訴訟律師(《哈佛法學評論》史上首位女性總編、哈佛大學法學院最年輕的女性終身教授、南加州大學法律及政治學教授等)。她曾為捲入公眾訴訟案件及政治鬥爭的多家公司、多位首席執行官以及個人訴訟當事人提供法律意見。自2007年加入昆鷹以來,她不僅利用這些專長說明自己的客戶解決媒體及政治問題,同時還幫助了很多其他在訴訟過程中面臨重大公關危機及政治問題的昆鷹客戶擺脫困境。

返回頁首

近期代理 打印

合夥人

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