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trust and Competition

簡介 打印

代理过原告和被告的反垄断及竞争法纠纷解决领军团队:昆鹰是世界上最杰出的反垄断团队之一,以独特的经验、能力和资源成功地代理原告和被告处理美国及国外的反垄断及竞争法纠纷。我们代理反垄断纠纷中的原告在集体诉讼、私人诉讼和“选择退出”的案件中收到数十亿美元的赔偿。仅在2015年,我们就为反垄断纠纷的原告收回超过25亿美元。法院经常指定昆鹰在一些最重大的反垄断集体诉讼中牵头或共同带领原告律师团队,牵头公司也会转向昆鹰寻求反垄断赔偿和禁令救济。在代理被告方面,我们已经为众多各行各业中涉嫌反垄断和竞争法违规的公司取得胜利。我们通过动议赢得案件的撤销,为客户在磋商中争取到极优的和解,包括诸多不需要支付任何金钱赔偿的和解。同时,我们也是真正有能力代理反垄断诉讼的律所,我们经常取得胜利,包括为我们的客户Micron在陪审团审判中辩护。这个数十亿美元的案件也许是过去十年美国最重要的反垄断陪审团审判。

我们发现代理反垄断纠纷原告的经验、能力和关系能够帮助我们为被告提供最有效的代理,反之亦然。我们能为原告和被告带去独特的见解,我们了解双方采取的策略,也知道双方寻求和解的方法。

昆鹰的反垄断团队不是由仅了解些许竞争法知识的一般诉讼律师或者仅做过一些诉讼的反垄断交易律师构成。我们的反垄断律师是由对于竞争法有着深刻理解的出庭诉讼律师构成。

在2012和2015年,我们在《法律360》的评选中名列美国前五,《纪录者》(The Recorder)评选昆鹰为“2015年度顶尖反垄断诉讼团队”之一。

真正的全球化反垄断和竞争法业务网络:昆鹰处于反垄断和竞争法业务的前沿,这些业务日益复杂并且经常涉及多重法域。全球化的反垄断问题需要全球化的战略。昆鹰的全球资源—从美国到欧洲,再到亚太地区和澳大利亚—使得我们能够执行全面的全球化战略,考虑到各国法律的差异,又能统一在律所内部高效协作。

  • 布鲁塞尔:昆鹰布鲁塞尔办公室秉持多语言和多元化,迅速扩张,主要侧重于涉及欧盟委员会、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监督管理局、欧盟国内竞争管理机构的复杂性反垄断和竞争法相关争议解决、调查和相关诉讼(包括在卢森堡的欧盟法院以及成员国国内法院处理案件)。该团队参与了过去三十年的诸多重大调查,在处理多重法域、欧盟卡特尔调查及相关诉讼、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国家援助、兼并合资以及跨境交易/欧盟内部市场相关问题上特别专业。团队特别专注于高新技术、知识产权相关业务,尤其是标准必要专利、制药和交通运输领域的案件。
  •  伦敦:昆鹰已成为争议性竞争法法律服务领域的最佳律所,代理过竞争法相关纠纷的原告和被告,也针对涉及欧盟委员会和国内竞争管理部门的调查提供咨询和代理服务,包括在英国新竞争上诉法庭提起首例大规模消费者集体诉讼。
  • 德国:我们德国反垄断团队在诉讼和调查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代理客户应对法院和监管机关(包括欧盟委员会、德国联邦卡特尔办公室和德国金融监管机构)。专业领域覆盖德国和欧洲竞争法的方方面面,包括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例—在知识产权和竞争法的交叉领域独具经验。德国团队最近帮助一家在德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大型企业从参与国际卡特尔的公司获得将近4000万欧元。
  • 亚太地区:我们的竞争法业务依赖于昆鹰在香港、东京和澳大利亚办公室经验丰富且联系紧密的律师团队。

反垄断和竞争法业务遍布全行业:昆鹰的卡特尔以及垄断/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业务在广泛的行业实践中取得成功。律所参与 金融服务行业的竞争法和市场操控案件,向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银行提出重大联合诉讼—通常没有合规和解或者刑事认罪的优待。律所在信用违约掉期反垄断案件中获得的18.7亿美元和解是反垄断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案件之一。在ISDAfix反垄断案件中,律所已经与6家银行达成超过3亿美元的和解。

昆鹰在各行各业都拥有经验并取得重大胜利,这些成功的例子包括:

  • 制造业。律所在聚氨酯泡沫的反垄断诉讼中获得超过4.3亿美元的和解;律所已经为在全球招标中操控卡特尔的受害者,一家美国大型制造商,锁定超过4亿美元的和解;同时,在被告方面,律所在一起由竞争者提起索赔30亿美元的垄断诉讼中为Mattel争取到案件撤销;
  • 农业。律所在鸡蛋产品的反垄断诉讼中作为领军人物,锁定超过1亿美元的和解,同时,律所在破产法院的番茄产品反垄断诉讼中获得首创性的集体诉讼资格和赔偿;
  • 制药业。律所在仿制药制造商针对Gilead的一项反垄断诉讼中撤销全部诉讼请求;
  • 运输业。律所正在一项大型集体诉讼中担任法院任命的联合牵头律师,该诉讼指控美国主要铁路运营商涉嫌共谋承运燃油附加费相关的项目;
  • 证券相关业务。律所在跨地区的涉及市政衍生品的反垄断诉讼中为客户荷兰合作银行赢得所有诉讼请求的自愿撤销且无需支付任何费用;
  • 产品分销。律所为客户霍尼韦尔(Honeywell)在一起由对其不满的霍尼韦尔办公楼消防安全系统之前任分销商提起的诉讼中,撤销全部诉讼请求;
  • 技术产品。律所在也许是近年来最重要的反垄断陪审团审判中获得胜利,击败Rambus针对我们客户Micron提出的数十亿美元的索赔;律所在一起跨地区的反垄断诉讼中为为客户IBM争取到所有诉讼请求的自愿撤销且无需支付任何费用,该诉讼指控IBM在销售SRAM存储器芯片中参与共谋。另外,律所代理客户三星,击败由NAND闪存的直接或间接购买者提起的涉及价格固定指控的集体诉讼;
  • 体育。律所为世界级足球组织FIFA赢得反垄断案件的撤销,该案指控FIFA参与共谋,强迫那些希望参与2014世界杯的个人购买更昂贵的接待套餐,而不是面值价格的门票;律所代理客户Haymon Sports及其CEO——著名拳击经理Alan Haymon在由Oscar De La Hoya及其Golden Boy推广公司提起的三亿美元反垄断诉讼中获得即决裁判。我所为Madison Square Garden和New York Rangers辩护,应对一起反垄断案件,该案控诉NHL等共谋将NHL比赛的电视和网络转播提价;

反垄断与知识产权交叉领域: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处理知识产权与竞争法交叉领域问题的先锋。我们曾在历史上最重大的一些知识产权案件中代表我们的客户,包括最近新闻界著名的“智能手机大战”。昆鹰一直处于相关争议解决的前沿阵地,包括标准制定、FRAND承诺、新开发技术的垄断及相关专利权滥用、世贸中心程序和跨国反垄断执行。我们的律师还与知识产权所有者合作,保护他们的权利,应对欧盟及国内竞争管理机构和法院提出的竞争与开放获取的诉求。同时,我们对于处理医药行业的竞争法案件非常专业,我们还专长于在欧盟和英国的竞争法侵权案件中获得“迟延给付”(Pay for delay)的专利和解。

反垄断和破产交叉领域:我们在对宣布破产的公司提出反垄断和竞争法诉请方面是业界先锋。我们的反垄断团队与我所在市场中处于领先地位的破产纠纷团队合作,当竞争法下的侵权者随后宣告破产,昆鹰致力于帮助原告争取权利,为此冲锋在前。我们集结了反垄断和破产律师组成的团队,在美国破产法院为反垄断纠纷原告团体获得史无前例的集体诉讼资格,并且通过与破产管理人的协商为该团体在破产程序中争取到一部分已分给债权人的偿付金。我们最近还赢得一份重要的判决,对于在破产中出现的一方当事人,根据其在破产后参与通谋的情况,对其共谋垄断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甚至对破产前的阶段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

调查:我们理解调查的重要性,以及随之而来的民事诉讼的后果。竞争法相关调查以及由此产生的决定和认罪协议经常带来诸多民事赔偿诉讼,特别是在美国和欧洲。这些民事诉讼中产生的损害赔偿甚至远远超过竞争管理机关的经济处罚。因此,申请豁免或宽恕的公司和/或面临竞争管理机关调查的公司,需要的不仅是申请豁免或宽恕以及提供全球风险和收益的有效咨询以应对调查,而是更需要为后续的任何诉讼做好准备,并能够从头到尾策略性地控制该进程,昆鹰正是能够完美地胜任这两个关键角色。

我们的律师代理客户应对由美国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以及欧盟竞争管理总局、英国竞争与市场管理局或其他国家同类机构发起的民事和刑事反垄断调查。我们拥有超过20位美国联邦检察官,许多都在反垄断相关业务上拥有丰富经验。我们的一位合伙人曾经担任美国律师协会刑事反垄断委员会的国家联合主席;我们欧洲办公室的律师曾经参与由欧盟委员会和国内竞争管理机关发起的诸多最重大的调查。

我们相信,我们律所专注于处理争议解决案件,我们的客户与由其他律所代理的公司相比,在竞争法调查中具备更多优势。很多综合型律所将他们与竞争管理机关的关系看作一项资产,尤其当这些律所代理公司客户处理例如企业并购等交易时。因此,这些律所理所应当地不愿意折损他们与管理机关的关系。但是,在竞争法调查,坚定立场往往至关重要。我们能够完全致力于积极保护我们客户的立场,去与管理机关谈判,当局也知道如果结果不合理,我们会提起诉讼或上诉。

向管理机关提出竞争法诉请:我们还经常代理反竞争行为的受害者与竞争管理机关交涉(特别是欧盟委员会)。我们深谙如何恳请相应机关对反竞争行为展开调查,我们懂得如何在适当的情况下,与司法部、欧盟委员会以及欧盟国内竞争管理机关的律师进行沟通。

返回頁首

合夥人

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