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trust and Competition

簡介 打印

昆鷹律師事務所在協助公司作為原告或被告處理反壟斷和競爭法相關爭議上具有獨一無二的經驗和優勢。我所具有全美領先的反壟斷團隊,在布魯塞爾、倫敦、德國也有專業的反壟斷團隊,辦公室更是延伸至遠東與澳大利亞,這使昆鷹在跨越司法轄區的、日益複雜的反壟斷與競爭法交易處理上保持領先地位。

  • 我所是為數不多的在公司原告代理和被告代理上都有豐富經驗的頂尖律師事務所。
  • 我所是少有的擁有真正參與訴訟的反壟斷和競爭法律師的律師事務所。
  • 我所是一家提供全球化解決方案的國際律師事務所。

我所經常代理原告和被告參與訴求賠償的訴訟

我所經常為公司在民事反壟斷和競爭法訴訟中進行辯護代理。同時,我所為公司原告提供個人和集體訴訟代理服務。我所在代理原告和被告上豐富的經驗讓我們在兩種不同環境中都能提供更加有效的訴訟代理。我所可以利用我們獨到的見解維護和推進原告和被告的訴訟利益。我所深諳對手的訴訟戰略和和解策略。由於我所與許多其他頂尖的律師事務所一起擔任過被告代理,同時鑒於我所在原告訴訟領域表現出眾,我所合夥人更容易代表客戶與對方律師團隊坦率溝通。這經常説明我所客戶避免無謂的紛爭,亦能取得更有利於我所客戶的商業解決方案。代理被告時,我所曾多次說服集體訴訟原告主動撤銷針對被告客戶的訴訟,客戶也從未因此被要求任何金錢給付。代理原告時,我所為原告贏得無可比擬的救濟賠償。僅于2015,我所為原告客戶獲得超越25億美元的救濟賠償。

全球性網路

競爭法問題愈發全球化。各國監管機關的監管亦更為激進。各國監管機關資訊共用成為常態。諸如歐盟新頒佈的《私人執行指令》一類的新興法律鼓勵競爭法相關的私人訴訟。越來越多的國家允許集體訴訟形式。全球化的反壟斷問題需要全球化的策略。

我所在九個國家設有十八個辦公室,包括紐約、華盛頓、倫敦、布魯塞爾、德國、東京和悉尼等重要地區。這些辦公室全部專注于包括反壟斷和競爭法在內的爭議解決事務。這使我所能擬定並實施全面性的全球化爭議解決方案,兼顧各國的立法差異。由於我所在處理這類跨域性的實務時擁有協調一致的團隊,客戶的法務部門更加容易予以監督,如此的組織編制也會提高我們的工作效率,因為我們會協調一致,做出統一決定並以一家律所的名義統一與客戶進行溝通。工作效率上的這些提升會讓我們擁有更好的代理效果以及更低的律師費用。

精通反壟斷法的專業訴訟律師

昆鷹的反壟斷爭議解決實務團隊並非由粗略瞭解競爭法的訴訟律師或偶爾參與訴訟的競爭法交易律師組成。我所的反壟斷律師精通競爭法,且是專業訴訟律師。不僅如此,每一位是有出色經驗的法庭辯護人。

實務陣容的領軍人物

Law360將我所的競爭法實務評為全美前五。該法律新聞社亦將我所反壟斷法實務的主管Stephen Neuwirth評為2012年全美僅八位最有價值律師之一,以及2014年的原告代理提坦神(Titan of the Plaintiffs’ Bar)錢伯斯(Chambers)(美國)Stephen評為全美反壟斷法原告代理實務的一級律師。我所倫敦辦公室的競爭法訴訟合夥人Boris Brofentrinker2015年被《全球競爭法評論》評為全球最優秀的4040歲以下競爭法律師,並在2016The Lawyer雜誌將他評為全英最赤手可熱的100名律師之一。同時,Legal 500和錢伯斯還將他評為競爭法訴訟領域的領先人物。錢伯斯和Legal 500認可Kate Vernon在競爭法領域的卓越表現,並在2006年被The Lawyer雜誌評為全英最赤手可熱的100名律師之一。昆鷹最大的實務領域為知識產權法。在德國,具有領先地位的法律服務指引Juve手冊高度認可競爭法合夥人Nadine Herrmann在知識產權法與競爭法交叉實務方面的專業能力。 Law360將紐約的合夥人Steig Olson評為2014年競爭法領域的新星。

在談判桌上,我所也能取勝

我所非常專注于客戶利益的最大化,而有時客戶利益最大化往往通過談判和解實現。我所律師在談判及調解中具備與訴訟中一樣的高效。昆鷹將案件帶入法庭審理階段的名聲眾所周知,因而我所給予對手的訴訟壓力通常也能説明我們取得更有利客戶的和解。

我所在向宣告破產公司發起的反壟斷和競爭法的訴訟代理上具有領軍地位

通過與具有市場領先地位的昆鷹破產爭議解決團隊緊密合作,昆鷹在向觸犯競爭法而隨後宣告破產的公司請求原告利益這一領域首屈一指。通過組建由反壟斷法律師與破產法律師構成的團隊,我所近期在美國破產法院獲得史無前例的反壟斷原告集體確認。隨後我所通過與破產受託人的磋商為反壟斷訴訟集體贏得賠償,而這部分賠償本用於償付破產債權人。我們具備豐富經驗及專業知識,與破產管理人協同合作,彌補因市場反競爭行為給破產管理公司帶來的損失

縱覽全域 - 我們理解執法調查的重要性及衍生民事訴訟的後果

競爭法的執法調查及其導致的執法決定和認罪協定經常衍生出大量的民事賠償訴訟,在歐洲和美國此現象尤甚。民事審判的賠償金額往往遠遠高於執法機關所課予的罰款。因此,申請豁免或減輕處罰的公司和/面臨競爭執法機關調查的公司需要不僅能有效地就豁免或減輕處罰申請的全球性風險和好處提供建議並應對調查亦能協助公司準備後續訴訟並瞭解如何從頭至尾戰略性管理進程的法律顧問。昆鷹非常適合扮演這種角色,因為我所能代理公司應對調查,同時,也能協助客戶妥善處理機關決定中的事實和證據及認罪協定對後續訴訟產生的影響。

與監管機構的另一種關係

我們已經代理客戶應對由美國司法部、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歐盟競爭局、英國市場及競爭管理局和其他國家同等監管機構發起的民事和刑事反壟斷調查。我們擁有超過20名前美國聯邦檢察官,他們中的許多人擁有豐富的處理反壟斷法相關問題的經驗。我們其中一位合夥人正擔任美國律師協會下屬的刑事反壟斷委員會的全國聯合主席。我們歐洲辦公室的律師參與了歐盟委員會和他國家競爭法主管機構發起的一些最重要的調查。我們在眾多行業和監管領域中有豐富的經驗,包括金融服務、醫藥、自動化、電信、能源(電氣與燃氣)、旅遊業、體育、零售業和運輸等。

我們堅信,在監管調查中,相比于由其他律師事務所代理的公司,昆鷹只專注于爭議解決的模式能夠為客戶創造得天獨厚的優勢。許多提供綜合服務的律師事務所都把它們與監管機構的關係當作一筆重要財富,特別是當這些律師事務所代理公司參與如並購之類的交易時。可以理解的是,這些律所並不願意使其與監管機構的關係受損。然而,在競爭法調查當中,律所對監管機構作出強硬回應有時十分關鍵。我所能夠毫無保留地在和監管機構的談判中捍衛客戶的利益。監管機構也會明白,如果談判不能達成合理的成果,我們將發起訴訟或上訴。

針對監管機構發起競爭法訴訟

我們經常在競爭法監管機構(尤其是歐盟委員會)前代表作為不正當競爭行為受害者的客戶爭取合法權益。我們瞭解如何說服他們去調查這些行為。我們深諳如何與美國司法部、歐盟委員會和歐盟內的各國競爭法監管機構律師進行溝通。

我們是處理知識產權法和競爭法交叉領域相關事務的先驅

知識產權爭議解決是昆鷹最大的實務領域。我們代理客戶參與了多個歷史上最重大的知識產權訴訟,包括近期媒體所稱的“智慧手機戰爭”。其直接結果是,昆鷹在處理標準制定、新興技術壟斷和相關專利濫用、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程式和跨國反壟斷執法等相關糾紛上處於行業尖端地位。我們分析、起訴和應對FRAND承諾和SSO政策,並為訴訟策略提供建議(包括知識產權侵權訴訟中禁令的可用性或FRAND辯護等)。

我所律師也與智慧財產權擁有人進行合作,在其面對歐盟的競爭和自由流通請求及國家競爭機構和法院程式時保護產權人的權利。 我所在醫藥行業中競爭法應用上具有豐富經驗及專業知識,同時已經處理多件歐盟和英國支付費用以延緩競爭者進入市場專利和解帶來的競爭法侵權案件

 

返回頁首

合夥人

合夥人